您的位置:首页>yahu11频道>本地yahu11 相关专题:

巫家坝最后的种菜人
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03日 09:09 作者: 来源:昆明日报
相关专题:

 

9月中旬,巫家坝片区按照新规划开始动工建设。在这里种菜的来自楚雄、曲靖、昭通等地的人很多已经离开。

下午2点半,高天祥抬着锄头,站在和甸营村的菜畦里翻土。他在和甸营村租了3亩多地,两个月前,施工方贴出一张提醒菜农及时收割蔬菜的通知。到现在,只剩下了200多平方米的土地还能暂时耕种。

田埂边的沟渠已经连续一个月处于干涸状态,浇菜的水只能靠人力挑来;无人耕种的土地被牛膝菊覆盖,最高的已长到膝盖。以前,这个时间,正是和甸营村的百亩菜畦里最热闹的时候。

高天祥的几个姚安同乡两天前将地里最后一批蔬菜卖掉,然后开始收拾农具。十几元一个买来的塑料筐几元钱处理给了菜贩,半米多高的铁质菜篮被当做废铁,卖给废品站。

10月20日上午,三户菜农搭伙以700多元的价格租了辆小货车,将打包好的行李从和甸营村运回姚安老家。一个人随车,其他人则以60元/人的价钱拼车回去。

其实,9月下旬就已经有一批人返回了姚安,但高天祥夫妇暂时还不想回去。当时,高天祥看着已经长得有小指头高的小白菜,有些犹豫,后来还是决定继续将菜养大。他拔出多余的杂草和长得密集的菜苗,将长势较好的菜苗整齐地码放到塑料桶内,移栽到另一块撒了白石灰粉的地里,“能种一天算一天”。

10月20日,移栽的菜苗已经长了两发,又卖得了七八千元。高天祥觉得,短短一个多月,出去打工也挣不到这么多钱,不如趁着菜价高,与时间搏一搏。

不过,变化对于和甸营村村民而言,早就发生了。

李云秀是和甸营村人,近几年,即便租金低廉,她的租客仍在不断流失,出租房空着好几间。她不希望拆迁,认为“赔偿款发下来,几下就用完了”,不如看得见摸得着的房屋和土地来得踏实。“25万(每亩地拆迁补偿款)你喊我拿,我分分钟拿得出来。但是这土地一收回去,就再也不是我的了。”


人们已记不清,从什么时候开始,城中村的房子变成了巨大的财富。无论是用来出租的自建房,还是房屋拆迁补偿,房子都意味着巨大的财富。在和甸营村,收房租、打麻将、四处旅游,是不少村民的生活。

和甸营村一半以上的村民都拥有2栋房屋,有3栋的也不在少数。2008年,昆明进入“去城中村时代”,众多城中村被拆迁、改造的同时,和甸营村因毗邻昆明巫家坝机场暂未拆迁,这成了发达的机会,村里的房租以“三个月一涨”的速度节节攀升。

李云秀说,两栋临街、带铺面的房子,光靠收租金,一年下来纯收入就有25万元。光景好的时候,房租加上种地所得和村内年底的分红,村民一年的收入大概在35万元左右。正是如此,2003年前后,李云秀一家新分得一块土地后,宁可背上30多万元外债,也坚持要把第二栋房子盖起来。

房子建起来了,但和甸营村也在改变。它的变化是随着巫家坝机场和钢材市场搬迁开始的。具体是什么时候,连在村子里租住了13年的擦鞋女工也说不清楚,但她记得,和甸营村最近的一次改变,是因关街的永久关闭而起。

2017年9月23日,关街“关街”了。一周之后的周六中午,和甸营村的餐馆里再也没有一次几十份外卖的订单了。中午12点,在村子菜市场街边摆摊卖炸洋芋的摊主,看着零星走过的路人,干脆拿出手机看起了电视剧。她准备用来炸洋芋的两只油锅,有一只已经一个多月没开过火了。“以前到了饭点,这条路上人多得像赶街一样。”

67岁的张兰芬,是土生土长的和甸营村人,她家的自建楼正对着和甸营村菜市常每天吃过早饭,她就会坐在巷口卖凉粉摊位沿街摆放的椅子上,打量过往的行人。每当发现有陌生人步入巷子,在她家楼前停下,她便会起身去询问“要不要租房”。

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,张兰芬每天出家门,都会随身带着十多串钥匙,每个钥匙环上都挂着个蓝色的圆形磁卡——这是她家大门感应锁的钥匙。5层楼,每层6间房,除留作自住的一层外,到今年10月,张兰芬家总共空出了22间房。房屋难租,她拉长脸,赌气似地说:“和甸营村么,完了1

放在四五年前,张兰芬可没有闲心去招揽房客。那时候房子好租,有时出租屋上午刚空出来,下午又租出去了;而现在,即便调低了租金,出租广告贴出去好几个月也没人来询问。张兰芬心里着急,但也只能等。

也有一些人等不了。为了吸引房客,他们将房屋整体翻新,把原来的单间打通,改为带独立卫生间的套间。

云视网::云广网::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::云视传媒集团::云南广播电视台 - yahu11亚虎娱乐_【亚虎官网】_亚虎娱乐城yahu11.com
  • 相关专题:
编辑:云淡风轻